光阴神的礼赞凯歌

【承花】某个夜晚的故事

先声明一下虽然题目容易引起遐想但是本篇并没有R18的情节。。。想看肉的可以出门了

虽然看别人的文觉得有些把花花可以女性化弱化的地方有些受不了,但是自己写有些难免啊,是因为自己是女生不能很好的理解男生的想法吗……

在旅行的某一天夜里露宿的设定,先这样受敌人追击的旅行大概会有守夜的安排吧?(但是看death13战晚上大家又是都睡觉的,所以。。。说不定因为睡眠不足太影响体力所以后面取消了?)然后因为二乔年纪大了所以不会让他夜里不能好好睡觉,就让承太郎和花花高中组守前半夜波波和阿布嘟嘟后半夜。

努力不OOC 但是会有一点自己的设定。。。?感觉花花应该是那种不熟的时候会很礼貌用很多敬语,熟了以后就会想到哪说到哪,人多的时候会安静的听别人说偶尔做补充或者更正,只有两个人的话就会说起来没完没了而且因为知道很多事情并且思维很跳跃所以经常抛出一些让人接不下去的冷门梗而经常被人嫌弃,但是虽然被嫌弃也把它当成是一种回应而更乐此不疲的玩梗的类型。。。这句话是不是有点长。。。而且承太郎大概是那种只会静静的听的类型,回复的话也就“嗯”“啊”“呀嘞呀嘞达贼”这样的话,和别人可能很容易就冷场了,但是花花却完全不在意就当作是可以继续说lao话dao的意思继续自己说自己的这样的

虽然是承花CP但是CP感并不强。。?只是比普通会更好一点的朋友设定。。。大概?因为入坑比较晚所以不知道之前有没有类似的文,如果有的话,只能说,替身使者是会互相吸引的啊!(并不是这个意思好嘛)

然后请不要吐槽会不会看到天琴座这样的事情。。。也请不要吐槽天琴座的故事不是这样的,反正本来神话就有很多版本嘛,然后我取了圣斗士的版本(奥路菲是天使啊……

以及老是写着写着就把 承太郎 拼成了 乔太郎 怎么破。。。

啊,啰嗦了好多233


————【正文】————

承太郎坐在火堆前静静地看着燃烧的火焰,很想抽烟但是想到估计又要被花京院念未成年人不能抽烟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乔斯达先生他们已经睡着了呢,看起来白天很累了。”

花京院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一边递给承太郎一边坐在了他旁边,一起看着火焰。

“嗯。”

“乔斯达先生真的很厉害呢,这么大年纪了体力还这么好,为了女儿的安全还亲自参加这么危险的冒险。”

“。。。老头子就是这样的,就算阻止他他也不会听的。”

“啊,确实感觉乔斯达先生是比较倔强的类型。”

“嗯。”

“而且他心里应该充满焦虑吧,但一路上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呢,也是不想让我们收到他的影响吧。”

“嗯。”

“说起来,承太郎你也是呢。”

突然被点名的承太郎没反应过来,转头看到了笑的很温柔的花京院。

“你也很担心你母亲的情况吧。”

“。。。臭老妈肯定没问题的。”

“噗,”没想到花京院不小心笑出声,“果然承太郎是很温柔的人呢。”

“。。。”收到这种评价的承太郎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哈哈哈”看到承太郎复杂的表情花京院笑的更欢了,“抱歉抱歉。”

“。。。”

花京院好不容易笑够了,两个人又陷入沉默。


花京院看着火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承太郎觉得一直盯着火看眼睛有点累,便抬起头看向天空。

非常——

“非常美丽的星空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花京院也抬起头看向了星空,“在日本很少能见到这么晴朗的天空呢。”

而且说出了自己所想的话。

“嗯。”

“啊承太郎!你看那个!”

正抬头看着天空的花京院好像看到了什么,非常兴奋的指向天空的某个位置。

承太郎再次被突然兴奋的花花吓了一跳,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是星星。

承太郎不想承认自己没看出什么特别的。

“那几颗是天琴座。”花京院的声音有抑制不住的兴奋,“天琴座里最亮的那一颗就是织女星,与旁边的天鹅座最亮的那一颗牛郎星,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有一个很浪漫但也很悲伤的故事。”

“七夕的故事,我知道。”

“唔!”花京院露出惊讶和高兴的表情,继续说,“而且关于天琴座也有不同版本的神话传说哦,承太郎。”

“在希腊神话中,俄耳甫斯是世间的一位美男子,擅长弹琴,他与欧律狄克是非常相爱的一对,但是有一天,欧律狄克被毒蛇咬到去世了,俄耳甫斯悲痛欲绝,便只身来到地狱请求冥王让爱人复活,冥王和冥后被感动,便答应他只要在回到地面以前不回头的话就可以让欧律狄刻复活。俄耳甫斯很高兴,带着欧律狄刻离开地狱走向人间,但是在马上就要达到出口的时候一疏忽中了陷阱,他回头看了欧律狄刻,于是欧律狄刻又坠回地狱,身体变成了石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从我看到这个故事开始,我就一直在想,俄耳甫斯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非常自责非常后悔吧,本是为了救爱人才去的那个地方,结果在经过这么多困难马上要成功的时候却功亏一篑,还害的爱人变成石头永远无法逃离地狱。。。”

“。。。不过欧律狄克应该不会有怨言的。”

“欸?”

承太郎会这么认真的回答这样一句让花京院确实的吃了一惊。

“能够得到爱人的救助这就已经够了,不管他作出什么样的决定,烦了什么样的错误,也都不会有怨言,相反她说不定也会觉得'是因为自己才害的爱人这样的'而自责。”

“这样吗,确实呢,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花京院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承太郎的话,微微一笑,“确实如果我是欧律狄克的话,是不会怨恨俄耳甫斯的,相反会非常感谢他,而且希望他能够忘记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不会忘记的。”承太郎突然又来的一句很认真的话又让花京院有些惊讶。

“就算开始了新的生活也不会忘记过去的事,这两件事并不矛盾。”

“噗”花京院再次笑出来,“果然承太郎是个很温柔的人呢。不过我以为你会觉得这种事情很无聊而不想听呢。”

“。。。。”确实很无聊,但是也无所谓。

“对了承太郎!”

本来就觉得花京院思维很活跃很聪明,所以才能在危急时刻保持冷静想到克服困难的方法,然而平时的思维也这么跳跃着实有点吃不消。

不过也挺好的,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承太郎是这么想的。

“那个,如果我说的太多了让你觉得讨厌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注意的。”

承太郎有点惊慌的看着花京院突然靠近的,非常认真的眼神。

你突然靠这么近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肯听我说话,所以如果我一不小心兴奋起来说的太多的话。。。”

“没关系的。”

承太郎干脆的回答打断了正在慌张的解释的花京院。

“我会一直听的。”


然而虽然表示了可以继续说下去,花京院却坐在一边低着头不再继续说了。

承太郎也压低了帽檐,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花京院冷静下来之后肯定会处理好的。

。。。居然不知不觉已经产生这种依赖了吗。

不行,如果让他来的话,他估计又会封闭自己吧。

承太郎稍微想了想,打开了其他话题。


“。。。你知道很多事呢,花京院。”

承太郎相信花京院能明白自己只是想岔开话题并没有恶意没有其他意思,所以并没有特别在意表达方式。

“啊,因为小时候经常看书,所以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也知道了一点。”

果然花京院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又开启了“话唠”模式。

“不过长大了以后缠着父母买来了游戏机,就开始沉迷游戏很少看书了。”

“游戏机吗。。。”承太郎想了想自己小时候,好像还挺听话的来着。。。

不对,错觉。

“以前也经常趁着父母不在的时候放出法皇玩双人模式或者研究一些隐藏要素之类的,虽然法皇的精密度不是很高,但是多一双手就是比较方便啊。”

你居然还用法皇做这种事吗。。。

白金表示有话要说。

“说起来,白金之星是最近才出现的吗。”

“嗯,一开始还以为被恶灵附体了。”

“哈哈哈,白金之星要生气了。”花京院很开心的笑了笑,然后突然陷入沉思,“以白金之星的精密度,隐藏关卡不就简单多了吗!以后可以拜托承太郎。。。不行不行,承太郎估计不会玩这种游戏的,而且动作类闯关游戏就是要自己操作自己联系才有意义!不过还是好想看白金握着游戏手柄一脸认真的样子啊。。。”

想到这里花京院被脑补的“白金作弊图”逗笑了。

“你在笑什么。。。”

承太郎似乎注意到他在笑自己,有点不满的询问'。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哈哈哈哈哈——”

“。。。。”

“说起来,以后有机会的话来我家玩游戏吧!”花京院又突然转开话题。

“。。。”

“之前很多时候都想着如果能和法皇之外的人玩就好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真是够了。”

承太郎压低了帽子,以自己的技术估计会被花京院甩几条街吧。。。

“没关系啦,可以先从简单的开始嘛。”


承太郎还是纠结着没有回应花京院的邀请,花京院也没有强迫他给出答案而是又自然的换了个话题。

然后花京院继续话唠模式大开,等他注意到的时候承太郎早就睡着了。

他倒是没有生气,也只是笑了笑,小心的拨弄拨弄火堆然后扔进去一块木头。


反正离换班还有不长时间了,就让承太郎先睡吧。

“今天的星空,真的很美呢。”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