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神的礼赞凯歌

战士X诗人 点梗机生成的梗


今天闲着无聊就玩了玩随机生成梗的那个东西,试了几个CP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写战诗吧233

还是那句话吃我邪教安利啦!

<正文>

         *战诗BG向,有微量学白百合注意

诗人和龙骑在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大概能追溯到在龙骑还是枪术师而诗人还是弓箭手的时候,豆芽弓箭手在大大的森都跑迷路了,然后遇到了正好回来交任务的龙骑,然后他们两个就成为好友了。

——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战士总是不以为意的,他可是出身海都的,森都那种乡下还会迷路吗。当然令他不爽的不光是这个,更是因为诗人和龙骑的特殊关系。

虽然说起这个的时候龙骑也都会说:“我认识她这么多年要是真有那方面的意思还轮得着你,再说你和学者不也是以前就认识了吗。”

——那不一样,学者是T(此T非彼T)。战士每次都会在心里默默反驳。

硬说的话其实也不光是只吃龙骑一个人的醋,当诗人给黑魔和召唤唱魔人歌唱到空蓝的时候、当诗人明明自己也在肾亏还是给刚刚爬起来的白魔唱蓝歌的时候,他都很生气,很想大声喊:诗人只能给我一个人唱歌!诗人的光阴神才是最棒的!

“你这是病,得治治。是不是下一步诗人和别人说话你都要生气了。”学者这么说过他,他也明白这个道理,然而还是会很生气。

“要不你赶紧跟她表白,确定关系以后你就不会整天瞎想了。”白魔坐在学者怀里,一边把洗好的罗兰莓送到学者嘴里。战士觉得有道理,决定等诗人回来以后就去表白。

 

对了,诗人和龙骑去了趟库尔扎斯西部高地。

然后,大概是天意吧,诗人感冒了,而且很严重,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的。晚上回来的时候,是被龙骑一路背回来的。

看到诗人这个样子战士气的想把龙骑钉在木桩上碎骨打,但是当白魔和学者抓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喊:“这是机会!!!”的时候,战士冷静了下来。

没错,这是机会。

脑袋转过弯的战士把诗人抱回房间,轻轻放在床上。

看着她头发散乱,目光迷蒙,呼吸急促的样子,战士觉得自己很热。

哪个地方热不能说,或者说,哪个地方都很热。

然后战士发现了一个问题,虽然说要照顾她,但是自己不知道具体该干什么。

去问学者……估计会被嘲笑吧。

去问白魔?她应该和学者在一块,过去肯定会被嘲笑的。

去问隔壁的占星吗,这个时间她估计已经睡了吧。

去问召唤?她的那个粗的能当缆绳的神经估计更是不知道吧。

去问黑魔……不不不不不那个人太可怕了,总有一种看到他的真面目就会被灭口的感觉。

想了一圈,战士决定还是靠自己吧。

诗人的呼吸渐渐平稳,似乎是睡着了。

“果然还是,好可爱啊……”战士好想捏一下她的脸,但是估计会把她弄醒吧。

于是就这样,坐在床边撑着脸看她。

然后,战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诗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了自己房间的天花板。

“呜……嗯……”她动了动发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肚子上。

“欸……”看到是战士趴在床边以后,诗人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嘴免得吵醒战士。她记得自己昨天去西高结果穿的太少冻感冒了,然后又感冒又发烧晕晕乎乎的靠在龙骑身上然后就……

然后是战士照顾自己一晚上吗……

诗人有点害羞,但又有点高兴。

战士感觉到胳膊下面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以后就醒过来了,抬头看见正看着自己的诗人。战士一下子跳起来,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早、早上好……”

看着在晨光中微笑的战士,诗人感觉自己的脸突然一烫:“早上好……”

 

“所以你一晚上什么都没干吗!!你就趴在床边睡了一晚上吗!!”

龙骑知道后内心是崩溃的。


评论